YULU

——你是谁?
——奋斗在高三第一线的YULU!
——你的梦想是?
——娶夜夜!娶夜夜!娶夜夜!
——高三这么苦是为了啥?
——上985!上985!上985!
好哒,学习去吧🍁

【开学快乐】风起时②(完结)

大家开学快乐(๑•ั็ω•็ั๑)
终于在开学(就是今天下午啊)前码完了(°ー°〃)!!!
我!好棒!
前文请戳我头像↖
强调一下本文虽然是阳夜,但是是绝对的友情向!!!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哦!!!
毕竟两人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嘛w
好像挺长的,如果能坚持到最后就太好了w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阅读w↓↓↓

风起时

4

打工的日子其实并不累。

距离我被“寄存”在procella已经过了22天。这几天的工作只是通过受害者遗留的证件、指纹核对身份信息,或者与失踪人口核对,将信息发给医院,让受害者家属认领遗体。而查访相关人员,抚慰死者亲属,以及搜寻线索的工作,则交给了海,阳和郁。

由于是针对异能者的人体实验,公安不予插手,全权由关西异能者协会负责调查。
而procella的所长霜月隼,是异能者协会会长的独生子。凭借优越的出身和超强的能力,本可以担任重要职位的他,却组建了小小的事务所。

大概是因为自由的工作氛围更适合任性的魔王大人吧?

看着屏幕上女子面目清秀的证件照,那双含笑的眼睛仿佛会说话。我怎么也不忍心将她与冷冻室那具脸色发青,瘦削不堪的尸体联系在一起。她和目前发现的47名遇难者,都是人体实验的牺牲品。

竟然有人,为了私利,将生命如此残酷地扼杀……

异能者,究竟做错了什么……

最后一名遇难者的身份也用邮件传了过去,我终于从压抑的氛围中稍稍解放。伸了伸懒腰,新鲜空气透过窗户进入房间,在我身边盘旋缠绕,如母亲的手轻抚着我。疲倦感消除了大半,被保护的舒心蔓延开来。

这就是我操纵的元素,风。

风能力曾经被视为最无用的异能,毕竟,风缥缈无形,没有实体,想要灵活操纵需要极高的精神力,因此实力强劲的风能力者屈指可数。风的攻击力不高,防御力没有木系的强,治愈力也不及水系。

磨练数年的我,仅能制造用来防御的风壁,发出一个冲击波都会气喘吁吁……总感觉对不起一起工作的朋友们啊……

不过新倒是很满意,还说“像是带了一个无线吹风机啊,方便了很多”什么的……原来只看到了使用价值嘛?

要是,更强一点就好了。

要是,将风化作利刃,就能斩除一切不义之人,保护身边的人了吧?

身边的空气突然出现了扰动,同时手机剧烈地响了起来。是阳打来的。

“葵酱,”阳的声音十分涩哑,仿佛在吞咽石块,“你快来医院。”

“郁的异能……失控了”

我乘车赶到医院时,海桑在门口等着我。
这家医院是霜月家的产业,因此常常配合我们的工作。医院的地下,隐藏着夜的工作室。每天夜伪装成医生到医院上班,实则通过秘密通道进入地下工作。

“这是……怎么了?”

我随海桑到达急救室,门口坐着表情阴沉的阳,左手紧紧拥着泪,后者的眼睛肿得像桃子,眼泪早已流尽。急救室亮着红灯。

“在行动中,郁突然身体剧痛,随后身边的土石不受控制地迸裂,周围的废弃房屋也不断坍塌……”海的眼里充满自责,“我和阳一时惊呆了,当郁的能力被我们合力控制住的时候,身上已经留下不少伤了。”

“之前郁偶尔提到的关节疼什么的,我以为是生长痛,从没在意过。”阳把哭得力气全无的泪揽得更紧,“现在看来,大概是身体不够强,无法承受过于强大的异能吧……”

异能失控的事例,我也有所耳闻。但是,当这种事真切地发生在我的身边,我有些难以接受。

难道,与生俱来的能力,也会背叛主人,成为潜藏的危险?

打破沉默的,是急救灯熄灭的喀嚓声。

夜推开门走了出来,声音颤抖:“没有生命危险了。”

泪急切地站起,跌跌撞撞地冲了进去,海紧随其后。

我注意到,夜的手在发颤,不知是因为手术的劳累还是因为恐惧。

“夜……没问题吗?”

“我……”

阳先我一步拉住夜颤抖的手,另一只手扯掉他的口罩和白大褂,“这里交给海就好,你给我放下心事好好睡一觉。葵酱,带他回去。”

“啊、好的!”

夜,在害怕。

是在害怕异能的失控吗?

今天的梦来得格外地早。

梦中是满地的银杏叶,金黄色即使在模糊的梦境里也格外显眼。

看不清楚面庞的孩子,俯身捡拾着叶子,口中吟唱着断断续续的歌谣。

『こんな薄着の僕に……』
『そっと降りしきる風が……』

你是谁?你在唱什么?

伸手要触碰那孩子时,他却像风一样消失了。

地上唯留一地金黄。

……看来,今晚是睡不着了。

我披衣起身,看到客厅有微弱的灯光。

“葵酱,”不意外地看到阳,头发散乱地披着。“睡不着的话,陪我出去走走吧。”

五月的夜晚十分晴朗。

我和阳在无人的街道上无言漫步。

阳点了支烟,却在第一口就呛得不停咳嗽,看来是很久没吸过了。

心情不好难以成眠,是因为夜吗?

“呐葵酱,”阳缓缓吐出一口烟,沙哑地开口,“你想听夜的故事吗?”

“一个,曾经的异能者的故事。”

5

那时我们还小,生长在奈良的小镇里。

夜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但夜却继承了来自已逝爷爷的,操控风的异能。

与我强劲的火能力不同,风能力很弱。但夜很珍视这份力量,每天和我一样努力地锻炼,希望有一天能够变强。

我像期待播下的种子一样,期待着夜的蜕变。

但是,十岁的某一天夜里,一切都变了。

镇外流窜的通缉犯潜入夜家偷窃,在被发现后残忍地用异能杀死了夜的父母。

待大人们赶到并制服犯人,看到的只有尸体,以及被藏在床下,目睹了全程的夜。

他呆坐了一晚上,隔天便开始发烧,三天不退。痊愈后,忘记了那天的恐怖经历,忘记了父母惨死的原因。

以及,忘记了自己拥有的异能。

那本就虚无缥缈的风,再也没有出现过。

为了夜着想,我的父母带着夜搬到了京都,对他的过去绝口不提。我陪着他一起,开始了新的生活。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procella工作。没想到本可以继续读研的夜执意和我一起。

他说,无论如何也想要和我并肩。

他说,异能不是滥杀的工具。

从他失去能力的那天起,我就发誓,要变得很强很强,强大到能够保证夜不受危险,无忧无虑地生活。

……

“而现在,我的能力反而成为了他忧虑的源泉。”阳将烟狠狠地踩灭,“郁能力的暴走,将夜对异能的信任摧毁了。”

“要怎样做,怎样才能打消他的顾虑,让他多关心些自己的事情,不要每天都为我担心啊,这个笨蛋……!”

我愣愣地接受了这段爆炸性的信息。

阳说,夜的这段故事,除我之外再也无人知道。

因为阳陷入了不安的夜,以及不希望夜被自己影响的阳。

你们两个,都是笨蛋啊。

“那么,用行动证明给夜看,不就可以了?”

“向他证明,即使面临能力失控的风险,你也有能力保护你自己,保护procella的大家。”

“虽然夜失去了异能,但他也可以做很多事情。所以,请不要为了安全而打击他的奉献心。”

“你们两个人,需要的只是理解哦。”

沉默良久,阳长出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

“——嘛,谢谢你啊,葵酱。”

“总之,我会努力的……为了我们的未来。”

6

打工的第27天

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毕竟每天靠异能抑制剂缓解只是权宜之计,海带着虚弱了许多的郁去了东京,寻找调适能力的方法。泪精神低落,回了滋贺的老家休息。最不爱工作的隼也不得不作为异能者协会的代表,到美国参加紧急会议。

procella陷入战斗力空虚的窘境。

也就是这一天,驻守事务所的我们,遭遇了黑衣人的袭击。

对方虽人多势众,但都是普通人,我和阳正打算徒手解决,对面的领头人却递过一个手机。

画面上,是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以及被枪顶着下颚,面露恐惧的夜。

“整个医院已经安装了炸弹,开启地下密室的‘钥匙’也在我手里。”他枯瘦的手指拂过夜的眼睛,低沉的声音让人发寒:“用你们两个人,换取一个医院的生命,以及你们的全部机密。否则……”他拿枪的手一使劲,夜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死人可不会反抗。”

这下,我们真是满盘皆输啊……

“只要我们跟你走,你就会放了夜对吧?”阳强作镇定地面对着屏幕说道,眼中燃烧的尽是怒火。“你的目标是异能者,与那些普通人无关。”

“对不起啊葵酱,没办法保护你。”

“不用道歉哦阳,”恐惧无法克制地蔓延,但我知道我应作何选择。“我只不过是把命还给夜罢了。”

被押着出门前,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屏幕。

屏幕已经黑了。

我大概,再也见不到夜了。

7

伴随着头痛袭来的,是吸入浑浊空气的昏沉感。

再次睁开眼,环境变成了阴暗的仓库。我和阳处在密闭的玻璃柱里,狭窄的空间仅能容下两人。

模糊的视线里,是荷枪实弹的看守,戴面具的男人,以及……

那个我最想看见,又最不想看见的人。

“混账!!为什么不放了夜!!”阳猛力捶打着玻璃,手臂上青筋凸出,“他是普通人啊!!”

“放心吧,这玻璃是特制的,从里面用金刚石也剖不开。”面具男站在台阶下,声音因为被隔离而有些扭曲。“作为具有纪念意义的试验品99号和100号,由我亲自监督实验,不让家属前来观看多可惜啊。”

夜被两个人押着,两条发软的腿已支撑不住身子,那罪魁祸首却恶意地拽着他的额发,迫使他站着。

阳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长月君的研究没错哦,我的实验目的,就是研发彻底去除异能的药物。”

“真是不理解呐,这么有才能的年轻人,竟然为了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异能者,奉献青春和前途。”

“异能者凭借先天的馈赠,毫不费力地在社会地位和工作岗位上处于优势。与他们相比,我们普通人的努力只是自取其辱。”

“而且,你也没有体会过……至亲被异能者屠杀的痛苦。”

“目前为止我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药品只有1%的几率消除异能,剩下99%的人……全部衰竭而死。”

“来吧长月君,抛弃你的两个无用朋友,入我麾下,开始全新的人生吧。”

可恶……他要利用夜。

绝不能、绝不能让他被你们玷污!

“……我没有你的野心,也不想出人头地。”夜费力地抬起头,目光越过面具男,直射向如笼中鸟的我们。“对异能的恐惧,怎么会没有啊……”

“只是,不想让他独自面对这一切……想为了他,为了他的梦想,做出微薄的努力。”

你会理解我吗,阳?

我从夜的眼睛里读出了这句话。

“真是有趣的友情游戏,”面具男冷哼一声,“让我对你这种没用的普通人兴趣全无。等执行完处决,我就会放你走的。”

“放你,回到一个失去朋友,失去希望的地方。”

“开始执行!”

我们的头上降下一个喷洒器,预示着死亡的迫近。

夜的眼中覆盖着绝望的冰霜,被那凄清的眼神瞥到,我感受到了比死亡更甚的悲哀。

“不要走……”

8

“五。”

不要走……

“四。”

不要走……

“三。”

不要走……

“二。”

不要走……

“一。”

9

『こんな薄着の僕に……』
『对着穿着单衣的我』
『そっと降りしきる風が……』
『轻柔的风 从未停止 轻轻吹拂着』

预想的死亡并未到来。

我和阳在与外界隔绝的玻璃柱里,见证了一场异变。

夜的周围,平白无故地出现了旋风。

起初只能够掀起衣角,在五秒内迅速进化为强劲的漩涡,将押着夜的两人硬生生拔起,在空中随风旋转。

“这、这怎么可能?!”面具男也十分惊骇,“根本没有他的异能记录!”

“向他射击!!”

『まだ実りかけの空想を』
『又将那尚未成熟的空想』
『さらって飛んでく』
『悄然带去 飞向远方』

枪林弹雨向夜袭去,但是,极速飞扬的风形成了坚固的壁垒,子弹全部被反弹了回去,有几颗射在玻璃壁上,留下浅浅的弹坑。

黑衣人死伤半数。

“别管他了,开启自爆装置,然后赶快逃!”面具男一时没有防备,只得仓促下令逃命。

但是,来不及了。

极速旋转的风,化作片片锋利的刀刃,将夜周围的黑衣人切割殆尽。残缺肢体和血滴一起缠绕,飞舞,舞成一片残樱。

『遠く逃げたがったけど』
『虽说想这样逃到远方』
『ずっと付きまとう風が』
『但一直紧跟身后的风啊』

那是,所有风能力者梦寐以求的,于无形中锻炼出的,最锋利的武器——

风刃!!

本就不宽敞的仓库里,此时风刃乱舞。

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幸免地被风刃切割、粉碎,与地上的杂物一起在空中盘旋。曾经是棺材的玻璃柱,如今竟成为了庇护所。

在风暴的遮挡下,我看不见夜的表情。或许,现在的夜,是一个没有自我意识,只会不由自主释放力量的,失控者。

『また忘れかけた真相を』
『又将快要遗忘的事实』
『はためかせて』
『飘送而至』

“不行啊……这样下去会力竭而死的……!”阳一次次地捶打、踢踹着玻璃,血沿着玻璃流下。

“冷静一点啊夜——”

“小心——!!”

我摁住阳,和他一起扑倒在地。在我们头上,一道锐利的风刃将玻璃柱拦腰截断。
风竟然有如此强劲的力量……

夜的执念,到底有多深?

“葵,你保护好自己。”阳轻轻推开我,眼神坚毅,“我要去救夜。”

不顾我的阻拦,他起身,周身燃烧着烈焰,毫不畏惧地迎着刀刃走了过去。

『秋空ただよう 乾いた匂いに』
『秋日的天空漂浮不定的 那干燥的气息』
『どこか懐かしさ馳せて』
『从某处传来的思念 在心中飞驰着』

削铁如泥的风刃接触到阳,立即变得柔软,与火舌融为一体,让那烈焰燃得更旺。

“风助火势……夜的能力就是为我而生的。”

“你怎么会伤害我呢。”

风小了。

我远远地看着那个火人走进风暴的中心,与夜紧紧相拥。

『思い出は今も 时計の針のよう 』
『至今回忆仍像那时钟的指针一般』
『昨日に似た未来を周ってる』
『围绕着那好似昨日的未来不停地转动』

风与火几乎同时消散。

我跨过地上惨不忍睹的肢体,赶到二人面前。

阳维持着拥抱的姿势,怀抱中的夜双目紧闭,仿佛只是陷入昏迷。

垂下的手臂上,满是摩擦产生的伤痕。

我想将夜接过来确认一下身体状况,阳却不肯撒手,仿佛抱着失而复得的娃娃。

“听啊葵酱。”

“这新鲜的,血管跳动的声音……”

“……嗯”我鼻尖酸酸的,眼眶发热。

“很好听哦。”

就像,梦中的歌曲一样。

10

打工的第30天。

离别的日子,天气总是晴朗的。

我抱着花,推开病房的门。靠在床上的夜抬起头,眼眸中盛满惊喜。

“还以为不能和葵说再见了……你能来真好。”

还是那么柔和的声音,如同九月枫叶飘落的美丽弧度。

我在他身边坐下,手不由自主地抚摸他柔顺地贴着额头的碎发。

“不要用怜悯的眼神看我嘛……”夜仿佛看破了我的心思,反过来安慰我,“拥有了能力,你们应该对我更放心才对哦。”

我的心却因为这温柔的话揪得更紧。

“对了葵,可以给我折一朵花苞吗?”

“啊、嗯。”我折下一支半开的绿色洋桔梗递给他。夜左手捧着花,右手轻柔地拢着空气,一丝微风顺着指尖缠绕上花瓣,与之共舞。

在夜的绕指柔情下,一朵洋桔梗梦幻般盛开。

夜示意我凑近,将花别在我的耳朵上,轻笑着说:“很合适哦~”

哇,这种许久没有体验过的心动感……

“其实,异能并不是很可怕的东西吧。在拥有了异能后,我才发现,它其实很可爱。”夜凝视着双手,眼中跳动着喜悦,“总有一天,我微不足道的能力会起到作用吧。”

“那时,就可以与阳更接近了。”

阳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夜,歼灭非法人体实验团体的,正是夜隐忍了十余年的异能。

在那之后,阳把夜交给我,然后将那些尸体燃烧殆尽。

“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能让夜知道自己杀了那么多人……虽然他们罪有应得。”

善后的事情,就交由隼桑安排。

夜那种可怕的力量没有复苏的迹象,仿佛前几日的厮杀只是一场梦。

“呐葵,”夜示意我凑近,在我耳边悄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吧,连阳都不能说哦。”

“其实,我很早就猜到,自己曾经有异能了。”

“几年前年前整理录像的时候,我看到了幼时的自己与风共舞的视频。”

“失去异能的原因,我不知道。阳一直瞒着我,我也能理解。只是……”

“既然背负了异能者的宿命,便无法逃离啊……”

“所以,今后有再多的苦难,我也会坚强地面对。”

面前夜的脸,与梦中孩子的脸重合。

阳送我去机场。

在候机厅,我们无言地等待。

心中的疑虑逼迫我打破沉默。

“阳——”

“啊~我知道,想问夜的事对吧?”阳摘下帽子,露出靓丽的红发。“想问我,怎样面对未来的夜。”

“夜的真正能力,总有一天会再次爆发。所有的真相,也有一天会完全显露。”

“在那之前,我会从头开始,教他如何使用力量,如何控制体内的元素。”

“看着夜成为真正的强者,本来就是是我的使命。”

“只是……这使命推迟了十几年。”

“这被亏欠的光阴,我会用一生来偿还。”

『远く逃げ出したまま』
『就像这样逃到远方去』
『じっと待ちわびた風に』
『一直期待着 那轻柔的风』

梦中的歌又在脑中回响——

『また忘れかけた光景を』
『会将快要遗忘的景色』
『运んで欲しくて』
『如愿以偿传送过来』

我紧紧地拥抱着阳,尽力克制着眼泪。

“我相信你,阳。”

“下次见面,夜就会变强了,对吧?”

“嗯。”阳笃定地回答。

“夜会成为,最强的那阵风。”

提示登机的广播响起,我走向登机处。
室外是五月的晴空。

11

『風を待ってた』
『我等待着那阵风』

END

完结撒花!!!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写完的我,心情无比激动。
从12年就开始敲碗等粮的我,终于写完了自己构思的,完整的一篇文!我!成长了!
这篇文的重点是情节哦,文笔真的一般般(°ー°〃)如果能从我的文字中感受到阳夜之间的羁绊那就太好了(๑•ั็ω•็ั๑)
以及 @一盏废灯 真央对不起(°ー°〃)姐姐我本来想昨天一鼓作气打完昨天发的,但是今天凌晨我还没打完(°ー°〃)已经到了再不睡觉就会死的时间了我还没打完(°ー°〃)我柔弱的身体撑不住啊(°ー°〃)没让你在考试前看到文对不起【土下座】
谢谢观看!这里是热爱yoru一百年的YULU♡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