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LU

——你是谁?
——奋斗在高三第一线的YULU!
——你的梦想是?
——娶夜夜!娶夜夜!娶夜夜!
——高三这么苦是为了啥?
——上985!上985!上985!
好哒,学习去吧🍁

【临补课前报社】风起时①

cp:阳夜主
葵君视角☆(好难写啊这么纯良的aoi的内心)

其实这篇文在我心里屯了半个学期了……但是直到现在也没写完……我真是怠惰呢(°ー°〃)
本来想一口气全码出来垒个大长条吓你们一跳的——但是失败(°ー°〃)只写了三分之一,本文主旨还在很后面(°ー°〃)
明天我就要去补课了T T作业君他还T T好孩子别学我【正经】下次更新可能是清明节吧(°ー°〃)
异能者设定,除了葵只有procella(类似武装侦探社)出场,不论是文笔还是细节都挺渣的,尽管如此也要继续嘛?
……我的废话快要自成一段了(°ー°〃)


风起时

我们,在一次次与过去的挥别中,学会了坚强。

1
空气仿佛是粘稠的,像蛛网一样湿漉漉地挂在我的身上,让我无法动弹。耳朵里也像被灌了风,嗡嗡作响,听不清外界的声音。我像一条离水的鱼,在干燥的空气中奋力挣扎。

“……别打死了,上头说要活捉异能者……重要的实验品……”

——脑中有什么声音在回响。

“……狩猎结束了,丧家犬们……”

——火舌舔舐人体的噼啪声。

“……取出来了!赶快处理伤口,再给左臂上夹板……”

——子弹落入盘中的清脆声响。

“……已经,没有危险了哦。好好休息吧……”

——缥缈轻柔的耳语。

虚无的黑暗中透入了一丝光亮,唤醒了沉寂已久的神经。疼痛从肩膀蔓延到全身,头也闷闷地疼。我尝试着睁开眼,刺目的白色映入眼帘,像是天堂的颜色。晨光透过窗帘,在天花板上晕染出一道极光。

我,大概还活着……?

“这是哪里……”我机械地偏了偏头,看到了缠着绷带的的左肩,以及上了夹板,完全无法动弹的左臂。毫无预料的袭击,被麻醉枪击中的狼狈,骨头断裂的痛楚,此时一一在脑海中浮现。

以及,在希望散尽之际降临的,如火焰般耀眼的驭火者。

“呼啊……你醒了吗?”耳边响起慵懒的男声。我扭过头,才看见床头伏着一个男子。他抬起头,赤红的长发散乱地披着,狭长的紫色眼睛中写满困意。我眯眼努力辨认着这夺目的发色,与失去意识前眼前出现的赤红一模一样。“安心啦,这里很安全。”

“你……守在这里一夜吗?”

“遗~憾,我半小时前才来接班~”拖着长长的尾音,红发男伸了个懒腰。“真是抱歉啊,浪费了你感激的眼神~”

诶,才来了半小时就趴下睡了吗,感觉被忽视了?

“这里是procellarum异能事务所的医务室。”红发男将头发用黑白相间的发绳扎起来,凌乱的刘海向上捋起,露出一张无法挑剔的帅脸,“我是成员之一叶月阳,昨天执行任务时顺便救了你。”

啊,想起来了。因为任务滞留在京都的我,在陋巷遭到了十几个流浪汉的袭击。虽然对手是普通人,但我的异能攻击性并不强,所以在肩部中弹,身体不受控制后,面对步步缩小的包围圈,我知道再无胜算。

……这种时候,要是新在的话,一定能帅气地化险为夷吧?

我想起了平日漫不经心的搭档在战斗时专注的眼神。攻击力超强的他总是将后背留给我来保护,这大概是他对我最大的信任吧。

然而现在,我连这唯一的信任都要辜负了。

模糊的视野忽然被红色填满。周围的敌人几乎在一瞬间,就被烈火吞噬,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片灰烬中,翩然降临的,就是我身边的火能力者叶月阳。

“其实救了你的不止我一个哦。”阳扶我坐起来,还拿来垫子垫着我几乎报废的左臂,“昨晚取出子弹后,你高烧不退,我们的医生可是为你忙碌得一夜未合眼啊。”

“救我的……医生?”朦胧中如月光一般温润的耳语仿佛就在耳边,我有些急切地想见见他。

“他在客厅补觉哦,看护了你一晚上很累的。”阳的声音中有一丝埋怨,我的愧疚感不由得加深了。让素昧平生的人为我操劳,果然很对不住啊……

“好了好了~现在饿不饿?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诶不了谢谢,早上吃这么刺激的东西果然还是……”

“没事啦没事~要像个男子汉一样坚强啊~”阳自顾自地拉开门——

“yo、yoru?!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惊呼的我抬起头,与穿着白大褂,端着托盘,拥有如堇墨般纯粹黑发的青年男子四目相对。他湖蓝的双眼迸出喜悦的光。
“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我觉得伤者果然应该吃点有营养的食物,所以做了点小豆粥……”

“啊啊啊——所以说比起别人先关注一下自己好不?自己要是倒下了怎么照顾那帮弱鸡病患啊!”啊哈哈,阳的炸毛真是忘我啊……

“再说,吃的什么的我正要去准备……”

“诶,准备了什么?”

“昨天晚上剩的咖喱再热一下应该可以对付吧……诶诶夜你怎么了眼神怎么那么冷啊为什么推我出去是因为咖喱太简陋了吗实在不行米饭可以重新煮不要锁门哇啊啊啊————”

“喀嚓、”清脆的门栓声,真是悦耳。

名为夜的男子长出了一口气靠在门上,看向我时,眼中溢满蓝色的温暖。

“早上好,营养的早餐是一天的开始哦~要喝点小豆粥吗?”

十分感谢,夜桑。无论是命还是胃都十分感谢。

还有,黑眼圈真的很重啊,不要紧吗?

2
在夜无微不至的照顾和营养料理的滋养下,我恢复得很快。虽然左臂还上着夹板,但我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啊啊,身体受控制的感觉真好……

同时,我与procellarum成员的关系也日益紧密。

第一个认识的叶月阳,火系。他是一个热情又善于交际的人,不到一天便亲密地称呼我“葵酱”,并常来和我聊天。他的手机响铃的频率十分高,多半是女性的赴约邀请。

这就是帅哥背负的使命啊~阳总是难掩得意地慨叹。

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文月海桑,木系。看起来十分可靠的大哥哥,被传唤到所长办公室的次数最多,手里还常常端着……红茶?

健气活跃的神无月郁,土系,好像还是学生,却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相反,几乎与他形影不离的单薄无口少年水无月泪,水系,力量则比较弱,大概也是助攻人员,偶尔会参与医疗。

至今没有见过面的事务所所长霜月隼先生,能力未知,听郁说,他的能力已经超越了人类的理解范围,所以很少参战。呜哇,不会是暗黑系的魔王吧?

以及,事务所的医生兼科研人员,唯一的非异能者长月夜。

自从他第一次靠近我,我便感觉到,他的身上没有异能者的能量波动。这样一个平淡无波的普通人,却投身于异能者的工作,并掌握着procella的核心资料。这与出众的能力有很大关系,但直觉告诉我,其中一定另有原因。

除此之外,夜是一个心思细腻,温柔可亲的人。在我修养的几天内,我们很快找到了共同语言,并直呼对方的名字。他的厨艺精湛得让我也自愧不如,我想新,驱和恋一定很乐意认识他。

在我下床行走的第二天,我收到了所长的传唤。

被夜领着来到楼下一家占卜屋门口时,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所长办公室。

“失礼了——”夜推开虚掩的门,拉着我走进了昏暗狭小似乎还弥漫着紫色迷雾的房间。传说中的所长霜月隼桑坐在案桌后,面前摆着一颗水晶球,黑色的斗篷下露出银白色的头发。简直就像一个占卜师呢……

他狭长的荧绿色眼眸中盛满神秘的光彩,“哦呀谢谢你夜,把我的新下属带来了~”

“诶、”我脑子有点当机。

“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隼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皋月葵,24岁,隶属东京异能者佣兵团SIX GRAVITY,风能力者,身体能力很强但异能攻击力较弱,特长是防御和监听,粉丝们的爱称是风之王子☆”

唔啊,信息好详细,还有那个羞耻的爱称请不要再提了啊啊啊——

“既然被我的部下救了,你的生杀予夺就掌握在我手里了~最近我们可是超缺人手的啊,就当做是报恩你也要留下来给我打工啊~”

这撒娇的口气,竟然句句在理。而且竟然还拿出了合同?

“放心,已经和你的上司交涉过了,不会让你承担体力活的。让你留在这里也是保护你,毕竟现在的关西,正处于骚乱之中。”隼桑的表情突然凝重了,“你应该听说了吧,关西的某个地下组织,正在四处搜捕异能者,进行人体实验。”

我在东京时就听说了类似的案例报告。这么说,那天袭击我的人,是打算抓我回去做实验品?

“最近我们的工作,就是搜救用作实验的人,以及调查这个组织。”夜接着说,眼眸中满是哀伤,“在捣毁的窝点中,除了几个抗药性强的人幸存,其他异能者……全部死亡。”

夜作为医生,面对无法挽回的死亡,一定痛苦得心如刀绞吧。

“所以呐~为了人类的和平事业,葵君一定要助我们一臂之力啊~期限是一个月,作为新人福利,之前养伤的五天全部算进去哦~还是说……”隼桑话锋一转:“作为我们的人质,让你的上司睦月始亲自来赎呢?”

“不、不了……”我惊出一身冷汗,“我会全心全意地工作的!请不要牵连到我的朋友们!”

“诶,是吗……”听语气怎么有点失望?

在合同上按了手印,走出黑店……啊不所长办公室的我感觉一身轻松,“隼桑真是个任性的魔王大人啊~”

“啊哈哈,对他的决定我们无可奈何呢。”夜苦笑着。

“那个……我对化学和数据处理都比较擅长,如果有要我帮忙的,全部提出来也没关系的哟!”一想到夜繁重的工作和心理压力,我便有想要帮助他的使命感。

夜笑了,眉毛的弧度十分好看:“谢谢你,葵。我不会勉强你的,比起工作,身体更重要哦~”

如秋夜晴空一般澄澈的心灵,想要了解,更多更多。

3
夜和阳是青梅竹马,这是我在与夜的交谈中了解到的。

确实,两人的关系与其说好,倒不如说是某种羁绊。毕竟,二人性格的差异从外表便一览无余。

两人工作的场所不同。阳大多到室外去调查取证,夜则待在地下的隐秘实验室进行药物研究。所以,二人见面的时间,只有短暂的三餐。

只有夜才能处理阳的伤口而不让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只有夜才敢在阳喝醉了敲着木鱼唱歌的时候面无表情地给人灌茶水并拖回房间。

只有在阳的面前,夜才会露出小孩子一般执拗或羞涩的神情。

阳对夜来说,一定是特殊的存在吧。

某天,难得夜没有去实验室,而是在公共房间翻看一部老式相机里的照片,时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啊哈哈哈来看啊葵,这是阳8岁时过生日的照片哦,刚刚学会做咖喱的他竟然把汤汁全部浇到了蛋糕上最后被阿姨惩罚全部吃掉了哈哈哈呃咳咳……”

“诶,真是珍贵的影像啊。竟然连这么早的照片都有吗?”

“是的,因为我喜欢拍照,很小的时候就在记录身边有趣的事情,久而久之照片越积越多,又舍不得删,就把有意义的照片留在相机里了。”夜抚摸着相机,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拂过镜头。“而且,我十岁时生了一场大病,之前的记忆变得很模糊,父母又因车祸离世了。过去的事情,父母的音容笑貌,只能通过这些影像来慢慢回忆了……”

看着这样落寞的夜,我不由得想要安慰他。“不要太失落啊夜!一直以来,还有阳在陪着你吧?”

“……是的。”提到阳,夜的眼睛里阴霾顿时退散了,“这么多年来,要是没有阳,我大概会是一个没有童年,没有快乐的人吧?”

“无论何时,阳都执著地陪着我,用他的方式鼓励我,让我变得乐观坦诚。我大学毕业前的生活费,也是叶月家资助的。”

“葵很好奇吧?为什么没有异能的我,会加入procella。”

“因为,无论如何,也想要为阳做点什么……哪怕只是照料好他的身体,在他脑袋发热的时候制止他,不做出过激的事……很小的愿望吧?”

“让他一个人背负异能者的责任什么的……我做不到。”

“所以,如果有一天,阳因为我陷入危险的话……我会拼尽全力去救他。”

夜眼睛里跳跃着的火光,灿烂得胜过每一场祭典的烟花。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毫不遮掩的一个人——

我,大概会愿意为他付出生命吧?

TBC



☆以下是作者的online求助平台☆
请问有谁洗过月兔啊啊啊……我的优路路现在一身食堂味就因为我在衣服上挂了一星期……洗过的同学请说出你的故事☆万分感谢☆以后会温♂柔地对它的w

不知道排版怎么样呢……
会有后续的哦请关注!不管拖到什么时候也会!有!后!续!
感谢观看!(๑•ั็ω•็ั๑)

评论(10)

热度(39)